夏の思い出

曾經一連兩天的夢裡都夢到我的月經來潮,不過實際上醒來發現並沒有,還沒來,也曾早上夢到自己在上廁所非常真實,醒來忍不住摸了一下床,喜幸不需早上急急起來換床單。

某種程度來講是對生理期的焦慮,但猜想更深一層,那是不是身體性慾的逐漸甦醒所致,又或者是生理的週期正在往某個波峰推進,影響了我的性慾開始膨脹。

性慾與性交,那是很奇妙的東西。


一開始,我夢到自己在炒菜,接著不知道為什麼場景就搬到床上去。

夢裡男生粗暴又溫柔地壓著我在做愛,可是那個男生我不認識,是個陌生人。

他壓在我身上,揉著我的胸,用力地挺進我的身體裡,夢裡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濃厚的喘氣與撞擊。我的理智告訴我要使力阻止他,可是我沒有力氣推開他,還有點受不了他對我做的事而癱軟,好像所有力氣都放盡了。

我想開口阻止卻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,最後緊張又害怕地驚醒了。

有種被強暴的感覺......

那是一次最具體的性交夢,也是唯一一次做這種奇怪的夢,但其實自己主觀感覺上並沒有性慾,卻做了如此的夢,不是舒服的春夢。


渴求身上的每一寸肌膚被輕撫被親吻著,期待身體打開、爆炸的感覺,於是打開了一個柔軟的開口,它在內部開始濕潤膨脹,呼喚希求著另一個事物的對她具體了解並碰觸填滿。

性慾對我具體來說是這樣。

然而夢並不那麼直接而帶有欲求,它只是溫熱而潮濕著,就像每個有過月經經驗的女性所能體驗到的那樣,只是溫暖潮濕著,沒有性慾浮上表面顯眼地。

做著女性的潮濕的夢。

# #私生活意見

夢到自己是小高一的時候,跟在一個學長的後面上樓,偷偷地觀察他的背影,接著下一刻他開始跑上樓,我有點喘地跟上階梯但又害怕被他發現,就小心翼翼地爬著樓梯看著他。這時不知怎麼的,心裡泛起讓我恐懼與焦慮的數學課,那是我小高一時最痛苦的科目,覺得有股喘不過來的壓力就醒來了!

有點懷念的高中生活呢, 這個夢好有壓迫感,對數學的壓力焦慮是某種感情上的投射嗎?夢過幾次,就這樣追著他的身影,但腳步始終跟不上......

#

颱風夜,窗外風急雨驟,夢中的自己似乎回到了學生時代,穿著高中制服衣裙,回到了爸媽年輕的時候,家裡許多親人齊聚一堂,夢裡似乎都看不清他們的臉,卻都能清楚認出是他們年輕時的樣子。他們每個人都開心的招呼我,再見到媽手裡抱著襁褓中的嬰孩,不知怎麼就認定那就是自己。

夢中是沒有邏輯的,卻很清楚那是小時候的家,牆上的紋路、桌上的擺設有些不一樣,但同樣都屬於那個年代,那個生活過得簡單、快樂的年代。

夢中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,這回,我要換一個角色,演一個不同的故事。

或許絢爛,也許平淡,即使夢醒過後,記憶也就戛然而止。

#

平常的夢都不太記得,這個夢境卻顯得清晰許多,記得了不少細節,偏偏是個有些可怕的惡夢。為什麼有些夢很清晰有些夢醒了就忘記呢?

夢中自己一個人去看醫生,但本來要看什麼科已經不記得了,有印象的是,自己已經躺在床上,穿著粉紅色的病人服,醫院的護士開始準備點滴,我看見了就很害怕,原本以為只是像超音波這樣的檢查,結果一看到竟然要打點滴就嚇到了。

接著醫生來了,是一個很帥的醫生,但是打扮有些奇怪。他拿了一根長長的器械,也沒做說明就準備要使用,我感到更恐懼了,問他會不會痛,心想那個看起來插進來會很痛吧?連麻醉都不需要嗎?前面準備的點滴印象中也還沒有用到。

但是醫生只是淡淡地回我說不會,就直接掀起我的衣服,往右邊肚子的位置插進來。我嚇一大跳,啊地一聲叫出來,卻只覺得涼涼的不太痛,醫生看著儀器上的螢幕一陣子,就說初步看來沒什麼問題,後來醫生有再說什麼就不記得了。

最後,醫生說再等他一下,就離開位子去找器材還是病例什麼的。我等了一會兒,醫生一直沒回來,就問護士醫生在哪,這時有一群人進來了,是一群護家盟的人,一行人感覺是去參加街頭遊行的打扮,其中一個人我認出來竟然是某個護家盟的牧師!

我心裡想著遊行怎麼還闖進醫院裡面來?我還躺在床上,衣服被掀起來下半身只剩內褲欸!也太可怕ㄌ吧!牧師還跟身邊的人交待遊行的內容什麼的,我想聽但聽不清楚,就算了,想下床去找醫生,接著想起醫生打扮奇怪的原因了,他就是一身打扮去遊行的樣子,身上有一些標語布條,像是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之類的。

後來,我就下床去找醫生,身上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病人服還沒有鞋穿,很冷很冷,全身發抖,我在醫院裡繞來繞去總是找不到醫生護士,醫院裡就只剩這一群護家盟的人,就開始害怕起來,全身發抖,也分不清是冷還是害怕,也許是都有吧。就在這時一個人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,就突然驚醒過來了。

醒來後,覺得身體很冷,仍然發抖著,天微微亮了,還是很害怕。

#

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,落在你的肩上背上,你走在前方,我在後面亦步亦趨的跟著你,你回頭看我有沒有跟上,我們眼神對上後,我小跑步追上你,你把我整個人抱起來轉圈圈,我原本應該會因為離地的不安全感害怕的,不過這次沒有,我們笑得很開心,彷彿我們沒有分手一樣。

在夢中我們沒有交談,但我沒有感覺到交往後期的壓力與難受,好似時間就這樣停留在那開心的一刻,醒來後,房間已微微亮,回想夢中的你,眼角還是泛出淚來……

#

FujiFilm X100S

夢境裡,我在山上遙望遠處貌似北歐的一處小村莊,居高臨下恍若世外桃源,手裡拿著照相機,等待著稍後日落的美景。正值傍晚時分,山垇上升騰著霧氣,縹緲朦朧,天邊泛紅,暈著淡淡的金光,一派只在畫中出現的北歐風光。

那些茂密的白樺林,似乎已經被深秋的冰雪染成了金黃色,再更遠處似乎是海,或是湖泊,錯落的小木屋連成村莊,升起了嫋嫋炊煙。這樣的夢幻美景,實在難以用言語形容,就在等待拍下第一張照片時,夢醒夢碎,煙消雲滅。

我需要一台夢境照相機,亦或是極巧的畫工,將她畫出來。⋈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