湿った夢

曾經一連兩天的夢裡都夢到我的月經來潮,不過實際上醒來發現並沒有,還沒來,也曾早上夢到自己在上廁所非常真實,醒來忍不住摸了一下床,喜幸不需早上急急起來換床單。

某種程度來講是對生理期的焦慮,但猜想更深一層,那是不是身體性慾的逐漸甦醒所致,又或者是生理的週期正在往某個波峰推進,影響了我的性慾開始膨脹。

性慾與性交,那是很奇妙的東西。


一開始,我夢到自己在炒菜,接著不知道為什麼場景就搬到床上去。

夢裡男生粗暴又溫柔地壓著我在做愛,可是那個男生我不認識,是個陌生人。

他壓在我身上,揉著我的胸,用力地挺進我的身體裡,夢裡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濃厚的喘氣與撞擊。我的理智告訴我要使力阻止他,可是我沒有力氣推開他,還有點受不了他對我做的事而癱軟,好像所有力氣都放盡了。

我想開口阻止卻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,最後緊張又害怕地驚醒了。

有種被強暴的感覺......

那是一次最具體的性交夢,也是唯一一次做這種奇怪的夢,但其實自己主觀感覺上並沒有性慾,卻做了如此的夢,不是舒服的春夢。


渴求身上的每一寸肌膚被輕撫被親吻著,期待身體打開、爆炸的感覺,於是打開了一個柔軟的開口,它在內部開始濕潤膨脹,呼喚希求著另一個事物的對她具體了解並碰觸填滿。

性慾對我具體來說是這樣。

然而夢並不那麼直接而帶有欲求,它只是溫熱而潮濕著,就像每個有過月經經驗的女性所能體驗到的那樣,只是溫暖潮濕著,沒有性慾浮上表面顯眼地。

做著女性的潮濕的夢。

# #私生活意見